雅文小说 > 朝露妃子 >第51章秦客


    女伶们倾巢而出,神情由僵若木鸡到不可置信,最后瞧到地上的钱,终于变成了火热。
    “小将军!”女伶们呼啦声涌上来,拉了魏凉往里面走。
    莺歌燕舞,红香软玉,跟过来看戏的人,脑海里就剩了三个字:活久见。
    而不远处停着的一辆四乘轩车,赢玉也瞧得咂舌。
    “不就是风流哥儿寻乐子么,怎么全城轰动得,佛祖破戒了不成。”赢玉挑起车帘,看前方堵住的路。
    奴仆忙去打听,不多时跑回来,将经过一说。
    赢玉表情古怪:“魏凉?听说过,燕国魏家的少贵人,禳侯的亲弟弟,原来是绣花枕头?不对,和我听到不是一个人吧,同名?”
    赢玉命马车驶了过去,瞧个究竟,巷子里人山人海,搭戏台似的。
    魏凉左拥右抱,醉醺醺的要往芙蓉帐里走,听得身后一声:“燕国的小将军尚且如斯做派,燕国的国运,和卫国也差不多了吧……啊,戏言而已,诸位莫当真。”
    现场鸦雀无声。
    魏凉回头,见得声音从四乘马车里来,是骄矜又野心勃勃的女声。
    他上一刻还醉醺醺的眸,突然精光一炸。
    疾风割裂,刷地,长刀就抵到了车帘子前。
    刀尖凛光如雪,映亮了少年寒星般的瞳,和特有的,属于金戈铁马少年将的杀气。
    众人色变,马车里一声倒吸凉气。
    “辱我家国,当诛!”
    魏凉一字一顿,刀尖丝毫不退,猛地斩断了车帘。
    近在咫尺的死亡,从鼻尖前划过。
    车帘子掉落,赢玉看到了执剑的少年,愤怒和羞恼同时染红了她脸。
    “竖子放肆!你可知我家主子是秦国贵客,连尔等燕王见了,都得以礼相待!岂容你刀剑相向!”
    赢玉的奴仆拔剑出鞘,阵前对峙。
    眼看着就要闹大,车里又探出一位女子的头,呵斥:“魏子初,你不识贵客,可识我?小女子家都说了是戏言,说着玩!你耍哪门子酒疯?还不快赔罪!”
    魏凉揉揉... ...

第51章秦客 (第1/4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